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好书小说网 >> 天宝伏妖录 >> 暗中推手

鸿俊为鬼王小心地擦洗身体,说:“你气味不重。”

“我经常洗澡。”鬼王说,“尸气太重,容易熏到别人。”

鸿俊:“你是具挺爱干净的尸鬼,不过战死尸鬼们都闻不见气味不是么?”

鬼王躺在数张案几拼起的矮榻上,缓缓道:“因为喜欢与人打交道,你爹当年还送过我一个药包,用以掩盖我的气味。”

“是这个吗?”鸿俊看了眼鬼王随身携带的一个小囊。

“嗯。”鬼王答道。

鬼王的右臂与右肩都被烧得够呛,露出手骨与肋骨,还能看见里头少许漆黑的内脏,鸿俊挠了挠头,他能为人看病,却不知道尸族要怎么诊治。

“旱魃的内丹管用吗?”鸿俊问道。

鬼王穿上衣服起身,右袖空空荡荡,骨爪试着舒张收拢,抓住剑柄。

“不管用。”鬼王简单粗暴地断绝了鸿俊的念想。

鸿俊:“……”

鬼王试着挥剑,右手那骨爪仍十分有力。

鸿俊:“朝云吞食巴蛇的内丹后……呃……我以为汲取同族的内丹可以……”

鬼王:“尸族与活着的妖怪不一样。”

鸿俊:“那要……”

鬼王:“无解。”

鬼王一句话堵死了鸿俊的念头,治不好了,鸿俊也只得作罢。

鬼王挥了几下剑后,侧头看鸿俊,将旱魃内丹再次递给他,意思是送他了。鸿俊低头端详,鬼王又说:“尸族的内丹能固魂,三魂七魄离窍后,可收在里头。”

鸿俊约略明白了尸族始终存活的原理——按理说人死后,三魂七魄合该被吸入天地脉离世。尸族的内丹恰恰好是存放魂魄之处,曾经刘非之死,正是因为击破了内丹而魂魄逸散,他对着苍白的日光端详内丹,鬼王又说:“旱魃是被地脉之火烧死的,最后一刻,我留下内丹,将他的魂魄送归天地了。”

鸿俊沉吟片刻,而后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这是一个相当久远的故事了。”鬼王沉声道,走到大宅廊下,安静地坐着,他说:“他是天地间第一具活尸,亦是尸族的始祖。久远得足可追溯至蚩尤作五兵伐黄帝之时,那时你我尚未在人间……”

鸿俊想起古书上记载了黄帝与蚩尤一战,其中便提到过旱魃,鬼王更说过他是个美男子,只不知这些年里,这名大妖怪究竟经历过什么。

鸿俊正欲再问,突然间整个洛阳传来阵阵震荡,天地一片漆黑,飞鸟遮没了日光,万千妖兽卷向洛阳,袭向这座已成废墟的千年古都。

鸿俊快步出去,抬头眺望天际,妖兽纷纷入城,散布在洛阳的大街小巷。

紧接着,远方明堂,钟磬之声“当”地一响,伴随着鸟鸣。那是金翅大鹏鸟的长吟声,浑厚而清越,充满了威严。

“金翅大鹏正在召集全族。”玉藻云匆匆入内,朝鬼王说道,“他们发现法器失窃了。”

鬼王抓起剑,左手持拨浪鼓,沉吟半晌,复又望向鸿俊。

鸿俊按下那拨浪鼓,缓缓摇头道:“没到时候。”

鬼王与玉藻云低头,望向鸿俊脚踝上的千机链,鸿俊道:“你们去罢,我会想办法的。”

玉藻云说:“时机未至,金翅大鹏不敢与你我翻脸。”

“且去会一会他罢。”鬼王沉声道,“陛下,照顾好你自己。”

说毕,玉藻云转身,与鬼王一同离开旧宅。夕阳西下,鸿俊立于门前,身形拖着长长的黑影,投在废弃的厅堂地上。远方明堂金翅大鹏鸟鸣叫响过三声,便即止息,洪流般的妖兽经过大门外,纷纷涌向明堂。

鸿俊回到房中,拈起飞刀,失去法力后,飞刀已不再闪烁出光泽,五色神光亦如同寻常璞玉。

鸿俊以飞刀撬动千机链,法宝链条纹丝不动。这一刻,他知道青雄所言并无欺瞒。他眉头深锁,陷入了焦虑之中,四把飞刀逐一试过,千机链毫发无损。外头杂乱声响渐停,脚步声传来,鸿俊猛一抬头,发现却是朝云。

“驱魔师们回去了。”朝云道,“狐王让我往这儿来,听您吩咐。”

鸿俊示意不碍事,继续研究这法宝链条,朝云上前道:“我试试?”

鸿俊道:“我相信一定有办法,只是还没找到。”

斩仙飞刀只认孔宣一脉,莫说朝云是妖,哪怕仙神亦无法操控。朝云试得满头大汗,最后只得放弃,问:“这法宝世间还有谁能用?若有人能用,咱们就去找找。”

“斩仙飞刀传自牧野之战时的陆压道君。”鸿俊说,“后来交给了我爹,陆压已成圣脱出三界六道……要说能用的,就只有我爹了。”

鸿俊疲惫不堪,眼看再过一昼夜,就要与青雄交战,却毫无头绪。

入夜,李景珑坐在房中案后,房内乃是不久前朝云生过的火盆,众驱魔师暂且在这唯一完好的房内将就栖身,裘永思正躬身为大伙儿铺床。

“这房里有人住过。”李景珑突然说。

“嗯。”莫日根道,“有生火的痕迹,而且就在咱们来到的前一天里。”

李景珑沉默片刻,陆许翻看房内摆设,说:“这人还在房里放过血。”

他闻了闻一个角落里废弃的铜盆,盆上沾着斑驳的血迹。

“也许是妖怪?”莫日根说。

“睡罢。”禹州道,“我快困死啦。”

众人铺好床,纷纷就地躺下,莫日根重新升起火,房中暖和了不少,驱散了三月洛阳的倒春寒。

李景珑就像雕塑一般,膝上横着智慧剑,一动不懂,犹如入定。

“睡罢。”裘永思道,“明天还有一天。”

“智慧剑仍然找不到主人。”李景珑说。

从渝州出发后的这些天里,众人的话题无非只有两个,一:袁昆与宿命;二:智慧剑。

李景珑抬起智慧剑,仰头审视上面的花纹,自言自语道:“这不合理……”

莫日根一个翻身坐起,说:“弟兄们,我心里也不踏实。”

除禹州打着轻微的鼾之外,余人亦都未曾入睡。

“后天就要与他们决战了。”莫日根道,“鸿俊尚未救出来,捆妖绳无人能用。这也就算了,智慧剑的主人,究竟是谁?”

裘永思道:“现在才问这个问题,你不觉得晚了么?”

李景珑沉默不语,阿泰道:“长史,这回当真是不成功便成仁了,有什么话,你就说罢。”

驱魔师们都看着李景珑,裘永思说:“我始终觉得,这把剑真正的主人,应当是长史才对,不可能再有别人了。”

“否则你们想,”裘永思道,“长史与不动明王交谈时,狄仁杰手中只有智慧剑,这是他召集咱们的信物,也是六器中的第一件,怎么可能不认他为主?兴许只是时候未到,或是有什么条件,咱们还未完成罢了。”

驱魔师们都不说话,一时目光都停留在智慧剑上。

若仅仅是条件的问题,兴许还有点希望,最怕就是智慧剑之主另有其人,而他们千辛万苦,集齐了所有法器,最终竟是缺了那至关重要的一个人。这才是最危险的。

“这把剑是在鄱阳湖水道内找到的,袁昆说,当时镇着的妖是他。”李景珑道。

“智慧剑的主人总不会就是袁昆罢?”陆许道。

莫日根说:“不可能,就像蚀月弓的主人不会是梦貘一样,这件法器不会认镇压的妖怪为主。”

阿泰摘下金轮,在案几上旋了个圈,金光嗡嗡地射出来,余下数器皆有感应。

“智慧剑在我面前,是展现出过力量的。”李景珑喃喃道,“只是时间非常奇特。”

裘永思道:“我仍然坚持,你就是它的主人,否则智慧剑不会时灵时不灵。”

莫日根道:“长史,你从头好好想想,再回忆清楚智慧剑每次发力的一刻,是不是漏掉了什么信息?”

李景珑眉头深锁,无奈道:“当真就只有这些了。”

智慧剑第一次发出光芒,是在他与鸿俊经年后再见面的时刻,那一次智慧剑破去了五色神光。接下来,大部分时候李景珑都是以心灯在御使它,与其说不动明王在显灵,不如说哪怕换作凡兵,注入心灯力量后也同样有着驱魔收妖的效果。

智慧剑某一次非常明显地提示了李景珑,是在骊山,它发出光芒,指引着李景珑到得华清宫殿内,觐见了不动明王,并赋予他搜集其余法器的使命。

李景珑持剑,注入法力,智慧剑亮起白光,却并非它的原本力量,乃是心灯使然。

“还有一个问题,我始终想不明白。”阿泰说,“究竟是谁朝咱们送出了前来驱魔司报到的信?”

裘永思突然道:“这会不会就是因果轮回里的那个节点?”

李景珑望向裘永思。

“我们做个大胆的假设。”裘永思朝众人说,“如果送出信的人,就是长史自己呢?”

众驱魔师刹那傻眼,喃喃道:“不会罢?”

“这就是要完成更改,最后缺的一环,是不是?”裘永思说到此处,竟是十分紧张,“长史回到过去,发出信,召集我们,并为智慧剑解去某种封印……”

“不对。”李景珑打断了裘永思,“有一个细节足够反驳你。你们都看过信,我也看过,信上不是我的字。”

他们不止一次研究过那信,信上所用字体与李景珑手书有天壤之别。

“更何况,”莫日根说,“能用就是能用,不能用就是不能用,智慧剑不会出现时灵时不灵的状况。”

“会不会是狄仁杰?”阿泰说。

“也不是狄仁杰的字。”李景珑摇头道。

裘永思的猜测被否决,众人旋即又安静了。

李景珑道:“不过永思你的推断方向似乎对了,有一个人,正在暗中推动着这一切,从前咱们走一步算一步,想不通之处便未多想,只待更多的线索浮出水面。但现在我想……得将这人找出来,后天一战,方有胜算。”

“会是谁呢?”莫日根皱着眉,颇有点烦躁不安。

这是李景珑平生第一次,在考验即将来到前有着强烈的不安感,他不再像往昔那样成竹在胸,而是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我觉得这是件好事。”陆许突然石破天惊地说道。

众人随之精神一振。

“怎么说?”李景珑心中一动,问道。

陆许道:“每次当你以为胜券在握时,都会很倒霉,总发生些想不到的状况……”

所有人:“……”

陆许又续道:“……可当你觉得明天不知道该干吗,硬着头皮上,甚至总觉得必输的时候,反而就会赢了。”

莫日根:“哎!你这是什么解释?”

陆许:“不对么?打玉门关、潼关、打洛阳,大家都以为算无遗策,最后还是狼狈得不行。只有在长安那场,都以为必输,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居然赢了。”

李景珑哭笑不得道:“如果可以选,我倒是想用这辈子的运气,全换在后天。”

“已经是了。”陆许说,“你倒霉了这么久,总得来一次翻盘罢。”

“别说了。”裘永思扶额道。

李景珑叹了口气,将智慧剑入鞘,起身,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上哪儿?”莫日根拿起衣服就要跟。

“出去走走。”李景珑回头答道,“让我自己想想。”

“当心鸟儿。”裘永思提醒道。

李景珑“嗯”了声,没入夜色中。

五更时,鸿俊醒了,身上脚链仍未除去。

整个洛阳安静得简直非同寻常,监视全城的鸟儿一夜尽数撤离,退往明堂。鸿俊推开门,站在院内,朝云听见琐碎的铁链响动,便跟了出来。

“陛下……”

“嘘。”鸿俊示意不要多问,他一手提着千机链,离开大宅,在巷内慢慢地走着。朝云则警惕地望向天空,预防有鹰隼的双眸盯着他们。

“现在见李景珑。”朝云紧张地说。

“还不能见他。”鸿俊说,“虽然我很想……很想,但为了大伙儿的性命,必须忍着。”

朝云:“我不明白,为什么?”

“因为一旦被袁昆知道,青雄所囚的人不是我时。”鸿俊喃喃道,“李景珑救人就会有着细微的差别。袁昆心思慎密,在他所窥探的景象里,出现了这点差别,容易露出破绽。一旦被他发现这破绽,他的注意力就会转到我身上,陡增变数。”

朝云四处张望,警惕道:“一定会被他察觉么?”

鸿俊摆摆手,说:“我不知道,小心为上,总是好的。”

喜欢天宝伏妖录请大家收藏:(www.khshu.com)天宝伏妖录看好书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

猜你喜欢: 宠后作死日常田园闺事凤帝九倾二货娘子万千宠天孙锦凤策长安剩女不淑重生之妻力无穷(综漫)Unwilling to wait尚书大人易折腰清初情缘国相爷神算浪淘沙乘鸾穿书修真万人迷皇后在位手册药门仙医盛宠令盛世文豪佛系少女不修仙锦绣农门小医妃醉三千,篡心皇后锦庭娇农门娇俏小厨娘卦妃天下
完本推荐: 家有庶夫套路深全文阅读穿越之修仙全文阅读就等你上线了全文阅读锦庭娇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飘洋过海中国船全文阅读穿成爱豆对家的亲妹妹全文阅读重燃全文阅读我的卦盘成精了全文阅读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全文阅读[综]饕餮全文阅读腹黑毒女神医相公全文阅读掌御星辰全文阅读不乖全文阅读闺色生香全文阅读重生之神级学霸全文阅读这是一个游戏全文阅读星卡大师(重生)全文阅读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伴君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千金重生:我就是豪门超神制卡师重生八零甜宝妻承包大明魔临仙宫末日神国启示录快穿——重生犬哥太霸气那个大佬回来了至尊特工一妃虽晚不须嗟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学太初神运仙王觅仙道攻略小社会清初情缘吾家娇女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一品仵作三寸人间天下第九洪荒历宠权玉玺记美食供应商天赐良婿首富小村医凌天战尊顷洛惊华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手机版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移动版 - 看好书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