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好书小说网 >> 天宝伏妖录 >> 风波西起

“大敌当前,还未被完全消灭。”鸿俊低声道,“我们现在面临的危险还在,青雄,人类的身体虽然弱小,生平不过百年,但有太多的事情值得我们去学习。”

青雄直视鸿俊双目,彼此沉默良久,他似乎有什么话想朝鸿俊说,最后却终究忍住了。

“说得是。”青雄淡淡道,“我们也需要从人类身上学习。”

青雄的目光越过鸿俊,落在他身后不知何时进殿的李景珑身上,鸿俊蓦然转头,只见李景珑沉默站着。

“先这样罢。”青雄沉吟片刻,想了想,而后道,“共同的敌人。”

鸿俊见李景珑脸色似乎不太对,随他转身离开,李景珑始终一语不发,鸿俊则心中百感交集,有些话不知是否该与伙伴们说,青雄想要的,远远不止人类所能给的。

“怎么了?”李景珑反而问道。

鸿俊摇摇头,李景珑说:“有些事儿,得大伙一起商量。”

鸿俊心中忐忑,知道有些话越早说开越好,正思忖怎么朝伙伴们解释时,李景珑将他带到朝云沉睡的地方:一条蛇用身体卷着鲤鱼妖,周遭驱魔师们搭了个临时营地,并未有搬进曜金宫住下的打算。

鸿俊常说“请你们来我家玩”,看伙伴们就在圣地山腹内这么住着,当即有点尴尬,说:“要么搬到里头去……你们怎么了?”

在场众人俱脸色凝重,尤其是裘永思。

“阿泰那边出了点事儿。”裘永思道,“大伙儿正在商议对策。”

鸿俊蓦然一震,当即忘了自己的事。临别之前,裘永思与阿泰、阿史那琼使用法宝“血琊”定下了联络方式,这是一种奇特的昆虫,在有限的范围内可通过法术来进行互相通话,曾经李景珑带领他们在长安作战时,使用的就是它。但阿泰离开中原区域太远,一路西进时,血琊虫便无法再通话。

饶是如此,这神奇法宝中乃是雌雄多对,它们有着遥远的联系,只要阿泰将它携带在身边,并持续朝雌虫体内注入法力,雄虫便会有反应。而就在刚刚,裘永思打开匣子时,发现雄虫焦躁地四处攀爬,几次欲脱离匣子飞走,背上也出现了奇特的花纹。

“这意味着他们有危险了。”裘永思朝众人解释道,“雌雄血琊都需要持续的法力喂养,一方一旦长久未得法力,就会饿死,另一方感觉到危险,哪怕距离再远,也会想方设法地去喂它。”

临别前裘永思特地朝阿泰提醒过,驱魔师们平日里虽然总是吊儿郎当,但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却是从来不含糊,自然也不会出现忘记喂养或是匣子遗失的意外。唯一的解释就是:阿泰与阿史那琼有一段时间没接触到法宝了。

“路线早就提前商量过。”李景珑在西北大地图上标记出他们的行程,离开阳关后沿途打过点,皱眉道,“失去联系的地方,应当是在这一带。”他接着以笔圈出了咸海与怛逻斯一带。

“走这么快?”陆许喃喃道。

“轻车熟路。”李景珑说,“我只给他们留了两个月时间。”他说着望向鸿俊,解释道:“能不能让你麾下的禽族,提前去探下风声?”

鸿俊正要找青雄时,裘永思却道:“等等,议定再动不迟。”

看这情况,只得动身跑一趟了,而且说不定还得星夜兼程,颠簸赶路。鸿俊未抵达前,李景珑与莫日根意见不一的焦点主要在于:要不要通知特兰朵。以及要不要让鸿俊随行。

“我当然得一起去!”鸿俊说。

陆许道:“我说吧,他不会留下的。”

“你刚即任妖王。”裘永思道,“不宜就此离开。”

李景珑意味深长地看着鸿俊,伙伴们似乎有着奇特的默契,鸿俊心念电转,知道驱魔师们都是人精,一个比一个聪明,多半已经感觉到了青雄与自己的分歧。鸿俊留下,也许有助于稳定妖族,不会出现意外。但哪怕他每天待在圣地里,哪儿也不去,青雄想背着他做点什么,鸿俊也是全无办法。

最后李景珑朝莫日根说:“还是大伙儿一起吧,互相照应。”

众人便点头,裘永思问:“告诉弟妹么?”

特兰朵曾经的家中,乃是吐谷浑与怛逻斯的大商人,商路朝西延展,翰国兰等胡商则主做天|朝生意,与特兰朵先打个招呼,说不定对前去寻人有帮助。但以特兰朵的脾气,说不定要自己动身跟着,恐怕还将有危险。

“必须告诉她。”

这话又是鸿俊在坚持,李景珑只得道:“那么,明早大伙儿回渝州城去,分头准备。”

鸿俊道:“我去安排,今晚就动身。”

当夜,鸿俊召集四名妖王,交代了情况,青雄便听凭鸿俊的,点了几只隼,让它们以最快的速度,沿着安西都护府前去侦查。战死尸鬼王沉吟片刻,而后道:“咸海一带,素来也有妖族盘踞,说不定可以朝他们求助。”

中原神州一地,妖王管辖的范围通常只到阳关,这是历朝历代形成的规矩,西出阳关不仅无故人,也无故妖。沿安西都护府往西,乃是大片的沙土地。直到延伸往西南,泛滥平原增多,才再有人烟,越过高原后,直至阿泰的故乡波斯,历史上被色目人称作小亚细亚。

以鬼王过去的记忆,那一带妖族血统较为混杂,既有更西面的妖族后裔,亦有东方妖怪几经迁徙,在咸海、怛逻斯等地定居。

“你可以去找一位名唤‘旱魃’的前辈。”鬼王交给鸿俊一枚血红色的勾玉,解释道,“那是一位美男子,如果他还在那里的话。”

青雄:“美男子?”

“哟。”玉藻云怀疑地看着鬼王。

鬼王:“……”

鸿俊:“?”

鸿俊将鬼王的话大致记下,圣地仍需重建,四大妖王便不再随行,且这是驱魔司之事,李景珑不大希望延请外援。议定后鸿俊便朝众人告别,预备今夜就出发回渝州。刚转身时,鸿俊突然也觉得有点奇怪——“美男子”这三个字不奇怪,从玉藻云口中说出来也不奇怪,只有从鬼王口中说出,倒是非常奇怪的。鬼王平日里一板一眼,极少使用这种称谓,哪怕谈到孔宣时,他也不说“美男子”。

鸿俊:“美男子?”旋即也怀疑地盯着鬼王。

鬼王道:“不需要便将勾玉还来。”

当然需要,鸿俊将那勾玉小心收好,鬼王又道:“顺便替我问个好。”

走出天罗山时,外头已月上中天,众驱魔师在巫峡西南面水流较缓的码头登船。莫日根等人仍在商量,待得鸿俊过来,便即停下交谈,准备出发。

“出发罢!”莫日根在船上说。

鸿俊立于码头上,转身望向巫峡,长夜里,悠悠月色照耀蜀地山川,神女峰屹立于山峦之巅,朝远方眺望。山峰后,天罗山里聚集大量妖族,却并无曾经长安妖气森森的感觉,而是显得空灵又神秘。

李景珑始终陪在他身边,什么也没有问,然则鸿俊感觉到了,这些天里伙伴们的话题一定在围绕着妖族,只是不愿让他担心。

他叹了口气,转身登船。

江水湍急,大船逆流而上,一日夜后回到渝州,李景珑马上前去拜访翰国兰,鸿俊则与陆许找到特兰朵。

“……情况就是这样。”鸿俊朝特兰朵说道。

陆许替特兰朵轻轻地摇着摇篮,婴儿正在朝他笑,陈奉则在一旁看着,伸出手指,捏那小婴儿的脸蛋。

“不能捏。”陆许抓着陈奉说,“会流口水的。”

特兰朵听完以后平静地说:“我知道了。”

鸿俊安慰道:“嫂子您别担心,大伙儿都……”

“我想是被出卖了。”特兰朵蹙眉道。

鸿俊:“!!!”

果然找特兰朵是正确的,有些事也只有她才知道。

“被谁?”陆许警惕地问。

“琼的线人。”特兰朵沉吟片刻,而后说,“黑衣不会放过他俩。我写一封信,你送到我家里去,找我父亲,让他设法营救阿泰与阿琼。”

阿泰与阿史那琼昔时所在的萨珊王朝虽早已灭亡,民间却仍有余部,昔年黑衣大食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迅速一统小亚细亚,伊思艾死后,余部四散,尽皆被时任大将军巴思收编,而其中也不乏昔年阿史那琼的战友。萨珊王朝后裔流亡中土神州,而这伙人虽表面上投诚巴思,仍与阿史那琼保持着暗中的联络,只待泰格拉归来,振臂一呼,便纷纷响应举旗推翻大食。

“安曼那个贱人。”特兰朵边写信边自言自语道,“就说让琼别相信他……”

鸿俊与陆许瞥向特兰朵,陆许问:“情况很危险么?”

“当然危险啊。”特兰朵低声说,“胡克拉铎家族早就抛弃了神火,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劝也劝不听……”说着她又叹了口气。

“对不起,嫂子。”鸿俊突然觉得很愧疚。

特兰朵听到这话时突然十分意外,却笑了起来,说:“不不,跟小叔叔们没关系,那甚么法器总是要找的,我是说,复国。”

阿泰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复国,驱魔师同僚俱十分清楚,也理解特兰朵不愿阿泰与阿史那琼总是这么执着,将人生押在这场看似毫无胜算的赌局上。事实上特兰朵也明白,阿泰这次主动回怛逻斯,不仅仅是为了寻找法器,多半还有其他的念想。

末了,鸿俊取了信与陆许出来,恰好翰国兰已为众人准备完毕,为他们配了一名商队翻译,装上车,运送四箱丝绸与一箱茶叶,且乔装出一个身份,沿途送他们西行。出阳关前昼夜兼程,入怛逻斯境后则换乘大车,快的话一月可至。只希望阿泰与阿史那琼得以暂时撑住。

“来……朝大伙儿告别。”李景珑朝陈奉说,顺便将他抱起来,拍了拍他的脸,陈奉只大吵大闹“我要去我要跟着……”大家却心事重重,都没有耐心回答他。鸿俊单膝跪地,抱着陈奉,摸摸他的头,说:“乖,我们马上就回来了。”

陈奉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鸿俊,说:“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鸿俊:“……”

听到这话时鸿俊瞬间整个人都化了,差点就想把陈奉带着走了,陈奉眼里眼泪还滚来滚去的,裘永思嘴角抽搐,说:“这小子骗你的!你看嘴角都忍不住笑了。”

陈奉忙道:“我没有!”

鸿俊说:“他才四岁,哪儿懂这些?”

莫日根正协助商队装车,末了匆匆一瞥陈奉,说:“那天我还听你和赵子龙商量怎么骗你爹给你买糖去,小子别装。”

陈奉马上捂着脸跑了,众人便都笑了起来,不多时车队已整装待发,李景珑在一个丝绸箱子里头找到了陈奉,不管他大吵大闹,把他抱了出来,与鸿俊去寻翰国兰,将这小子暂时托付给他。

“听大叔的话。”李景珑朝陈奉说,“我们几天就回来了。”

陈奉只得可怜巴巴地看着鸿俊,鸿俊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下,说:“回来给你带东西,赵子龙很快就来陪你了。”

李景珑千叮万嘱,让翰国兰在自己一众人离开前一昼夜里,千万不可让陈奉离开他的视线,这小子简直精得和鬼一样,稍不注意就被跑了。一旦车队离开,陈奉知道再追不上,倒是就安分了,反正假以时日待朝云康复,鲤鱼妖也会离开天罗山,过来渝州找陈奉。

“赵子龙从前给你当保姆。”李景珑倒是好笑,“现在又给奉儿当保姆。”

一行车队启程,离开渝州北上前往汉中,再入凉州,鸿俊第一次跟商队的车,翰国兰特地为他们伪装身份,准备了富商车驾,车内铺着厚厚的西域地毯,空间宽敞,倒是十分豪华且有异域风情。当天清晨出发,李景珑便马上召集驱魔师们临时开会,交换信息,鸿俊出示特兰朵以波斯语写就的信件,李景珑说:“没告诉你们,她怀疑的奸细叫什么名字?”

鸿俊挠挠头,说:“忘了,全是外国人名。陆许你也忘了?”

陆许:“我没听,一直在逗小孩。”

众人扶额。

裘永思说:“要么是胡克拉铎、要么是卡萨巴、要么是巴里思……”

“胡克拉铎!”鸿俊想起来了,说,“那个人叫安曼胡克拉铎!”

裘永思与李景珑交换眼神,李景珑道:“萨珊之狮,后来改投大食,是个年轻人,当年与安西都护府打过一场。现在是哈里发警卫队的队长。”

“你都知道?”陆许诧异道。

李景珑想了想,说:“真要打听,还是能打听到一些的。”

鸿俊心想先前没听李景珑说过,甚至也很少讨论西域各国的情况,李景珑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答道:“阿泰是自己家弟兄,当着他的面议论大食与萨珊,总免不了有评头论足之言,显得太多事,是以一概不提。”

怛逻斯城曾是祆教的几大发源地之一,与古泰西封、巴格达并称为小亚细亚的三大主城。祆教最兴盛时一度覆盖整个萨珊,而后与伊|斯|兰教开战,最后则是伊|斯|兰教全面获胜。境内的祆教徒慢慢转化信仰,皈依伊|斯|兰。

萨珊与大食之间的战争,归根到底是宗教的战争。裘永思解释后,众人都不大能理解。毕竟这与中土的习惯差别实在太多,对大唐这种多民族混杂、各教遍地开花的国家来说,实在是太难以想象。

“佛道之争也从来没有到这么……强烈的地步。”陆许皱眉道。

“我看长安洛阳,什么庙都有嘛。”鸿俊说,“就连咱们驱魔司里头,大家也各信各的不是么?”

鸿俊与陆许乃是孔雀大明王与鹿王,俱是佛家子弟,裘永思则佛法道法兼修,一手符箓降龙之术更是道家真传。莫日根所在的室韦信奉萨满教,李景珑也不知道自己算是信啥,驱魔司里教派混杂,一旦打起架来,都是各召各的神出面。

“大唐从未有强制信教的说法。”莫日根随口道,“想信什么信什么。”

裘永思道:“所以咱们才强大啊。”

喜欢天宝伏妖录请大家收藏:(www.khshu.com)天宝伏妖录看好书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

猜你喜欢: 凤凰图腾画春光盘秦游龙随月桃李满宫堂娇妾宠后作死日常二重铜花门腹黑毒女神医相公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死皇上别闹二货娘子醉三千,篡心皇后盛宠之嫡妃归来田园佳婿清初情缘掌柜攻略娇不可攀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锦绣农门小医妃农门娇俏小厨娘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重生嫡女有空间穿书修真万人迷宠妻之路我爱种田
完本推荐: 春暖香浓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说好要杀我的人都看上我了[快穿] .全文阅读落雨剑殇全文阅读朕家病夫很勾魂全文阅读凰权至上:凤栖吾全文阅读帝王爱之一品佞妃全文阅读阿南全文阅读[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全文阅读吞噬星空之黑龙传说全文阅读法医夫人有点冷全文阅读最强山贼全文阅读挚友全文阅读幼年恶魔生存指南[综英美]全文阅读(网游)被BOSS锁定仇恨值该怎么破全文阅读好木望天全文阅读布莱安全文阅读某某全文阅读娇藏全文阅读不朽丹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玄幻之我的姐姐是狠人大帝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如果能少爱你一点佛系少女不修仙那个大佬回来了万族之劫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一品容华撒娇福晋最好命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神运仙王伯爵大人有点甜数风流人物大数据修仙天降我才必有用高武27世纪从1983开始绝品神医赘婿巧为农家女龙王大人是我夫重生九零神医福妻绝品豪婿这个地球有点凶君子遐福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魔临三寸人间吾家娇女兰若蝉声重生似水青春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手机版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移动版 - 看好书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