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好书小说网 >> 天宝伏妖录 >> 一年为限

夜,洛阳城中阴风阵阵,曾经前呼后拥的妖怪们早已散去,魔兵魔将亦折损殆尽,偌大东都,夜中唯闻鬼哭。

十里河汉最深处,黑蛟一身伤痕累累,逆鳞下的魔种已变得具象化,现出腐烂的安禄山形态。那景象极其诡异,仿佛在一条巨型蛟龙咽喉处,长出了一个黑色满是腐肉的“人”。

脚步声响起,黑蛟的双目蓦然睁开,蛟目透出血红色的光,照向面前。

一名黑衣人缓缓走来,黑蛟蓦然屏住呼吸,洞内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看来分离得十分成功。”那黑衣人说道。

黑蛟逆鳞中的安禄山张口,嘶声,冷笑,仿佛窥见了黑衣人的意图。

“当真没想到。”安禄山声音所发出的,却是杨国忠的语气。

“没想到什么?”黑衣人淡淡道。

“没想到此刻竟是你来与我做交易。”獬狱沉声道。

“你又知道我是来做交易的?”

“若非有交易,如何孤身前来?说你的条件罢。”

黑衣人沉默不语,抬起双眼,与獬狱对视,獬狱蓦然一震,黑衣人眼中射出两道白光,注入了獬狱额上正中处。獬狱双目内无数场景变化,最终定格在火焰燃烧的洛阳城中。

“果然,连你对这力量,也不能放下……”

“我对魔种没有半点兴趣。”黑衣人缓缓道,“事成后,你成你的魔去。”

獬狱沉声道:“孔雀大明王已获新生,李景珑一旦找全六器,你没有多大胜算。”

“你不也是在赌么?”黑衣人目中白光敛去,缓缓道,“你逃到洛阳,不再北上,在此地苟延残喘,不过想最后赌一把,看我会不会来。”

獬狱沉默了。

“李景珑我自当解决。”黑衣人沉声道,“他将永远得不到智慧剑,一年以后,使用五器,仓促一战,下场可想而知。”

獬狱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末了道:“可笑我自以为算无遗策,最终却都在你的操纵里……罢了,罢了!”

夏末秋初,蜀中之地绿叶茂盛,未有半分萧瑟之意,过三峡后江面便一层蒙蒙雾气,气候湿润无比,终日里闻见的尽是青草气息。驱魔师们在渝州城登岸,此时的渝州早已全是从中原撤下来的官员、百姓、家眷,唐军盘查来往人等,江边大城好不热闹。

再见唐军,鸿俊突然有了亲切之意,仿佛从一个末世回到了人间,安史之乱一起,巴蜀顿时涌入了近百万人,还有不少百姓拖家带口,一路西来。渝州自古接壤蜀中平原,成为屹立于群山中,守护蜀地的天然屏障,商路繁华茂盛,一片欣欣向荣,稻米一年两熟,在中原持十二枚通宝购一斗米,巴渝只要八文钱。哪怕战乱中物价亦未有被哄抬。

“咦?”阿史那琼道,“那不是翰国兰吗?喂!胖子!胖子!”

阿泰与翰国兰素来相熟,长安城破,胡商会竟是集体迁往渝州,经营得有声有色。翰国兰一见李景珑众人,忙喊道:“是驱魔师!”

商人们一听便纷纷迎上前,询问中原战况,商贾之道,无非是什么时候能收复长安洛阳等失地,什么时候能回去做生意等,李景珑好一番折腾才顺利脱身,抵达商会中暂时歇脚。互道别来之事,不禁唏嘘无比,翰国兰提及成都情况,都传李隆基已无法再管国事,即将改朝换代,由太子李亨继位。

“此去须得千万当心。”翰国兰提醒李景珑道,“长安城破后,流言四起,都说驱魔司护城不力。”

“天道恒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李景珑饮了口茶,无奈道,“神州大地千年一劫,正是应劫之期,我又有什么办法?”

李景珑所言倒也不虚,离开长安后的日日夜夜,他总在想,若是从头来过,有没有办法让神州在这次浩劫中少点痛苦?答案是不可能,天魔降世,乃是这一千年中无数朝代更迭,战乱频出造成的必然结果。鬼王亦告诉过他,汉末迄今,数百年便有一次朝代与民族战争,三国时火烧赤壁、两晋衣冠南渡,到得隋末更是爆发了大规模的起义、屠杀。神州非正常死亡人数一代比一代多,更迭速度越来越快,到得安史之乱时,天地再无法净化这戾气,换作是谁也无法和平消弭。

驱魔师们总算有了回到红尘中的感受,李景珑朝翰国兰道:“有布没有?给弟兄们弄两身衣服,也好去见陛下。”

长安战祸得平,全赖驱魔司转圜,来日商会做生意,仍需李景珑照拂,翰国兰是聪明人,不敢怠慢了众人,当即命人找来上好蜀锦布料,照着官服样式为众人重做了两套。鸿俊等人洗过澡,休息数日,换上新装,抖擞了精神,驱魔司全员终于在灾难下挺过来了,又借了马匹,前往成都觐见李隆基。

渝州至成都城不过两日路程,沿途入成都平原,正值秋收季,放眼望去田地间一片金黄,稻米压穗。较之渝州山城,成都又是另一番景象,两千年的古都屹立于平原中,古朴大气,城墙一砖一瓦,竟是透出些许苍凉之意。

数千年的光阴自杜宇建古蜀国至今便未有变化,城中百姓闲暇安逸,无所事事,物产的丰足令这座城市无时无刻不笼罩着一股午睡的倦意,秋日阳光洒下,鲜花绽放,丝竹声声,直令人倦怠。

“都说少不入川。”裘永思道,“来了此地,当真什么也不想做了。”

李景珑道:“幸亏太子暂迁都灵武,先见陛下一面,面圣后再带你们玩去。”

“驱魔司李景珑携全员觐见——”

李景珑归来时,李亨前脚刚到不足三日,正与一众朝臣讨论继位之事,闻言众人震动,李亨马上令李景珑带人入殿,连解剑等繁琐事务亦一并免了。

李景珑上得殿来一瞥,只见高力士、鱼朝恩、郭子仪、同平章事杜鸿渐,及一众唐廷礼部文官,成都宫中并无大殿,众人面前各一案正端坐议事,不过寥寥二十案。

“只剩下这么点人了?”李景珑第一句话则是大感意外。

郭子仪道:“家国有难,不少大人,在西迁时丧了性命。驱魔司竟还在,当真可喜可贺。”

郭子仪乃是三朝元老,李景珑虽封雅丹侯,却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忙先领着众人朝太子李亨鞠躬为礼。李亨冷冷道:“既然回来了,便入座罢。”

众官员俱目视李景珑与众人,李景珑落座后,驱魔师们跟坐在其身后,原本正在议迁都继位之事,然则李景珑一来,李亨终于按捺不住,问道:“长安如何?”

能如何?你倒是先跑了,扔下我们收拾烂摊子,李景珑心中如是想,面上只不提,将鲲神警告,并长安、洛阳两地须得三年不可住人之事说了。李亨朝莫日根问道:“安禄山死了?”

“死了。”

“没死。”李景珑与莫日根各自道。

众人:“……”

李景珑与莫日根对视一眼,最后李景珑说:“没死,逃回了洛阳。”说着端杯喝水,端详李亨脸色。

“你驱魔司先说安禄山是魔。”鱼朝恩忍不住说,“让全城百姓撤出长安逃亡,背水一战,安禄山还在外头逍遥,反而搞得长安乌烟瘴气,你们还有面目来见陛下?”

李亨制止了李景珑,说:“除去史思明,须得多久?”

李景珑答道:“史思明与天魔没有关系,不归驱魔司管,我们不杀凡人。”

李亨瞬间被噎住,说:“你是我大唐臣子,如今国家有难,拒绝率众出战,岂有此理!李景珑!你在与我讨价还价?!”

“什么是魔?”鱼朝恩几乎是咬牙切齿道,“什么是凡人,还不是你们说了算?”

“魔是大家都看见的。”李景珑反驳道,“何来我说?昔时撤出长安是我部下提议不错,难道不需陛下与殿下点头?如今却还想将此事扣我身上不成?”

李亨感觉李景珑自打两年前销声匿迹,如今再出现后,便仿佛变了个人似的,虽然从前也多有听闻李景珑是个硬骨头,倔起来谁的面子也不卖,哪怕面对自己那皇帝老子也敢顶撞,现在看来,李亨倒是宁愿他一直昏着,别来呛人。

“至于安禄山。”李景珑沉声道,“自当着落我们身上解决,此事须得有始有终。叛军作乱,不思我大唐弊政,反而让几名驱魔司背锅,让我等千军万马中擒杀对方头目,是哪里来的道理?”

听到这话时,众人俱心中喝彩,只觉李景珑当真是连消带打,出了一口恶气。鸿俊更隐隐察觉,现在的李景珑,较之第一次得到心灯的他,再较之失去心灯的他……仿佛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若说初识时的李景珑犹如坚硬的利剑,那么刚极易折,极难说通;而后则圆融旷达得有点儿不近人情;再后来,更是自怨自艾,难以解脱。现如今,面前的他竟是隐隐有了刚柔并济、不卑不亢的气质。

郭子仪闻言禁不住放声大笑。

“久仰雅丹侯大名。”郭子仪道,“今日总算得见连天家亦管不动的驱魔司了。”

“驱魔司成立的初衷,便是守护天子与天家人。”李景珑道,“守护百姓免遭妖邪所侵、魔气所惑。但守护的方式,则由我们自己决定,素来如此。”

李景珑早料到驱魔司留下守长安,最后折腾成这样,定多有议论,外加李亨原想趁着送李隆基离开时将杨贵妃等人一并诛戮,连高力士也不想放过。鸿俊却横加阻拦,自然不会给他们半点好脸色。

但驱魔司在这场战争中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甚至可以用惨烈来形容,鱼朝恩不过是个宦官,素无军功,只懂弄权,现在竟是出言责备李景珑,简直是在侮辱驱魔司。李景珑身后部下们脸色一时极其难看,鸿俊却突然道:“咦,你不是那个太监么?我记得你提前跑了,怎么活下来的?”

鸿俊曾经在宫里见过鱼朝恩,一时觉得他面熟,众人当即尴尬无比,鱼朝恩顿时被这句话给噎住,一张脸涨得青紫。

“鸿俊。”李景珑眼中带着笑意,示意他先别说话。

李亨忍无可忍道:“孔鸿俊!你休要太嚣张了!”

鸿俊眉头一皱正要还击,看在李景珑面上终于忍住。李景珑只当听不见,又交代了目前所得知的情况,认真道:“就是这样了。”

朝云传递回来的情报乃是鸟儿们带来,飞鸟无处不在,所获信息比唐军斥候甚至还要详细些,史思明军队布置、安禄山余党去向,许多行军布置,就连李亨也不知道。郭子仪皱眉判断,自知都在情理之中。

“再一段时日。”李景珑说,“我将率领部下,前去探寻克敌制胜的法宝,届时须离开成都。”

郭子仪说:“彻底消灭安禄山,需多少时候?”

李景珑回身望众人。

“一年可以么?”李景珑朝一众部下问道。

李亨:“李景珑,你……”

李景珑竟还在厅内当场商量起来,简直是不将李亨放在眼中。众人想了想,纷纷都道可以。

李景珑便朝郭子仪说:“一年为限。”

李景珑也是到了被问时才想起未征求部下们意见,但他决定先不将不动明王的吩咐剖开来说,以免令众人肩负太大压力。

郭子仪道:“一年之内,我将剪除史思明河东、函谷关、河北等地兵马,收复洛阳。”

“一言为定。”李景珑道。

看来看去,一众大臣与太子中,唯郭子仪尚属靠谱些,李景珑显然也不打算再留下来讨嫌了,喝过茶后便即告辞。

“李白呢?”临走时鸿俊忍不住问李景珑,他十分担心李白的情况,虽知道他安然无恙,却还需去拜访才能安心。

郭子仪听见了,便答道:“河西尉杜子美,是个诗人,在成都东边有一草堂,李太白时常前去,想必这些日子也常在。”

鸿俊谢过郭子仪,驱魔司众人便即告辞。

一时厅内各大臣讷讷,李亨被李景珑连消带打外加毫不留情地嘲讽了一顿,当即一口气憋在胸口处,先前所议更提不起劲来,吩咐众臣便散了。郭子仪得到最新的军报,须得马上回去,针对史思明军队做筹备。

喜欢天宝伏妖录请大家收藏:(www.khshu.com)天宝伏妖录看好书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

猜你喜欢: 画春光原配宝典既灵田园佳婿药仙佛系少女不修仙农门娇俏小厨娘游龙随月盘秦娘娘她总是不上进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还珠之凤凰重生木樨佳婿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有女不凡穿越之天雷一部锦绣农门小医妃化身为玉田园纨绔妻国相爷神算凤帝九倾凤凰图腾一品仵作药门仙医二货娘子
完本推荐: 篡唐全文阅读快穿系统:宝贝,你认错人了全文阅读重生未来之一诺千金全文阅读乘鸾全文阅读为你而王全文阅读(网游)被BOSS锁定仇恨值该怎么破全文阅读老妖物报恩记全文阅读掌珠全文阅读系统之星际神偷全文阅读无量真仙全文阅读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穿书]全文阅读叶琦和萧潇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幼年恶魔生存指南[综英美]全文阅读施主,你馒头掉了全文阅读戏精女王全文阅读名门千金狠大牌全文阅读为了和谐而奋斗全文阅读布莱安全文阅读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全文阅读吞噬星空之黑龙传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明祥瑞一妃虽晚不须嗟如果能少爱你一点老胡同重生似水青春末日终战北宋大丈夫一人之下之道士下山来自未来的神探舒尔历险记九天神皇向往的生活:我是大明星我真不是学神武炼巅峰一卡在手重生后死对头竟然想娶我盛唐小园丁盛宠之名门婚约绝品豪婿穹顶之上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帝妃临天三界红包群美食供应商一不小心就无敌啦通幽大圣猛卒快穿反派不好哄前任无双一见你我就想结婚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手机版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移动版 - 看好书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