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好书小说网 >> 天宝伏妖录 >> 将计就计

“鸿俊?”李景珑说,“待会儿过来,大伙儿碰头。”

鸿俊只应了声,有气无力地回房,鲤鱼妖则跟在他身后,焦急问道:“怎么样?鸿俊?救下鲲神了么?”

鸿俊将一路上的事儿朝鲤鱼妖转述,鲤鱼妖只是听着,问:“你怎么啦?”

鸿俊想了想,叹了口气,说:“我梦见未来了。”

鲤鱼妖张着嘴,怔怔看着鸿俊,说:“我会变成龙么?”

“没梦见你。”鸿俊拿着衣服,出去摇水冲澡,无奈笑了笑,说,“我和景珑,不会在一起。”

“哦。”鲤鱼妖又问,“那天魔呢?”

“被除掉了。”鸿俊有些心不在焉地说,“也好,总算松了一口气,一切都会来,也都会过去。”

鲤鱼妖说:“可是未来是不一定的,传说哪怕鲲神,也不能完全预见。”

“嗯。”鸿俊举起一桶水,沿着头顶冲下,哗啦啦冲得全身湿透,答道,“但至少是一个可能。”

鲤鱼妖说:“没关系,鸿俊,不管到哪儿,我都会陪着你的。”

鸿俊苦笑,他的身体如同汉白玉所琢,一头湿发搭着,拿着皂荚,在身上搓了几下,身上搓了些泡,背对鲤鱼妖站着,腰线、背肌的轮廓充满了少年感。

“可是我也不知道我以后是死是活。”鸿俊转头道,“也许我也死了呢?我猜说不定真是我猜的那样……景珑继承了不动明王的法力,把我杀了……”

“不会的!”鲤鱼妖瞬间喊道。

鸿俊又朝自己身上浇了桶水,擦干后心中一动,问:“他们怎么样了?”

鲤鱼妖说:“我不知道,他们都鬼鬼祟祟的,出去也不叫我,总瞒着我,让我在家做饭。”

鸿俊近来也觉得有点奇怪,众人似乎不怎么给鲤鱼妖戏,也许也是嫌它戏实在太多了,也或是没有用到离魂花粉的场合。以前李景珑常常都会叫上鲤鱼妖,甚至连做制服都给它单独做一份,后来两人在一起后,确切地说,是从长安去西凉时,李景珑就开始嫌它碍事了,缘因鲤鱼妖偶尔会开口损他,或是看他与鸿俊亲热,突然就说话拆台。

毕竟谁也不想亲热的时候,旁边盆子里躺着个絮絮叨叨的岳父,想调调情时这岳父又要突然大喊大叫,简直吓死个人。但后来鸿俊也特地朝鲤鱼妖解释过,自己是真的喜欢李景珑,鲤鱼妖便只好吃醋归吃醋,不再干涉两人,大多数时候,则自动避开。

鸿俊心里却还装着鲤鱼妖,陪伴了这么多年,赵子龙就像家人般,总有一席之地,也始终记得它要跳龙门当条龙的夙愿。

“我去看了三门峡。”鸿俊朝有些无精打采的鲤鱼妖说,“等天魔抓到以后,我就带你跳龙门去。”

鲤鱼妖稍一振奋,迟疑道:“那好啊,可是……万一我跳不过去呢?”

鸿俊说:“那咱们就在三门峡边上,搭个房子,我陪你修炼吧。”

鲤鱼妖刹那就傻了,不住发抖,一声“真的吗?”竟是半晌问不出口。它仿佛感觉到鸿俊未曾宣诸于口的某种惆怅,半晌后只是问:“鸿俊,你怎么啦?”

鸿俊穿上衣服,笑着摆摆手,他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这会儿却也说不清。曾经他对这红尘世间眷恋无比,如今却隐隐约约,生出了疲惫之意。仿佛天底下的繁华,归根到底,并不属于他,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也将就此结束。

“我去找陆许。”鸿俊朝鲤鱼妖说,“我想吃蛋卷,软软的。”

“行。”鲤鱼妖说,“给你煎个一面带点儿焦黄的,裹着豆腐丝和卤排肉条吃!”

鸿俊快步上二楼,只见屏风后众人正在商议,李白正倚着栏杆喝酒,陆许神情委顿,在角落里躺着。鸿俊见他受伤,当即大叫一声,怒道:“你怎么了?!”

陆许有气无力道:“头痛得很,撞了下……你弄点止痛的汤药来……”

鸿俊见陆许手臂那伤口只是外伤,头痛却是危险,忙翻开他眼皮看是否有后颅瘀血,又按他穴位,问长问短了一番,陆许却怔怔看着鸿俊,眼中竟是有泪。

“怎么了?”鸿俊跪在陆许身边,陆许伸出手臂,抱住了他。

“让我抱一会儿。”陆许低声说,“好累……”

鸿俊沉默片刻,看屏风后众人议事身影,见没有莫日根,心中隐约便有不祥预感,但没有问,只是反手抱住了陆许。

李景珑探头看了一眼,也不打断他们,朝裘永思续道:“……我认为不要立即动手,还剩几天?”

“三天。”阿泰说,“我们的时间还比较充足。”

李景珑沉吟不语,裘永思说:“我就怕拖得久了,迟则生变,万一安禄山横竖无事,左猜右猜,回过神来,知道那寒冰匕首是个引蛇出洞的陷阱……”

“圣器下落已经查明。”阿史那琼说,“他还能把戒指吞肚子里去不成?”

“还真有可能。”裘永思笑道,“万一他猜到咱们的计划……”

李景珑:“再给他个将计就计如何?我们还有诱饵呢。”

说着李景珑扔出一个瓶子,在桌上当啷啷地转,内里出现了一只奇怪的虫子。

“抓到了?!”裘永思惊讶道。

“就一只。”李景珑说,“另一只被错手杀了。”

裘永思说:“太好了!我正犹豫着是不是把冒充翰国兰那只也抓回来……”

“太容易惊动他了。”李景珑说,“且容我安排,先按兵不动,过两天,待他们找上门再动作。”

“就怕不来。”阿史那琼说。

“我有把握,寿诞之前,一定会来。”李景珑说。

鸿俊先是以混合的油为陆许推拿后颈,再熬了浓浓的一大碗疏风活血的药给他灌下去,陆许问:“要开颅么?”

鸿俊哭笑不得:“我没这本事。”说着以法力注入陆许经脉中,为他疏通脑中瘀血,愤怒地说:“怎么都没人管你?”

陆许一半是因莫日根之事难过,另一半也是受伤了草草包扎了事,竟未有人关心,最后驱魔司里只有鸿俊紧张得要死。

“是我没说。”陆许道,“不想让大伙儿担心。”

鸿俊心想陆许这人有时候也真够纠结的,喜欢莫日根吧,不说;受伤了,也不吭声,总是冷冷淡淡的,又似乎对这被抛弃的孤独感乐在其中。

“是莫日根动的手吗?”鸿俊突然问。

陆许“嗯”了声,鸿俊顿时大怒问:“人在哪儿?反了他!”

鸿俊以为莫日根只是单纯与陆许吵架打起来了,没想到陆许解释完后,鸿俊一时脑子竟有些不够用,说:“等等,我不大明白……”

“简单地说。”陆许说,“他当卧底去了,而且为了杜绝一切露馅的可能,他彻底入魔了。”

鸿俊道:“可他是知道你们先前计划的……”

“我用了一个梦。”陆许说,“把他关于这点的记忆抹掉了,他只以为我们当天晚上就去动手……”

鸿俊震惊了,问:“还能这样?”

陆许说:“当然,梦的力量能改变人心,打个比方,如果我为你编造了一段身为凡人,生在长安的记忆,注入你的梦里,一夜间驱魔司的所有人都随之销声匿迹,醒来时,你会以为自己是谁?”

鸿俊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庄周与蝴蝶的预言,一时竟说不出话来。陆许又道:“你呢?路上怎么样?”

鸿俊搭着陆许的肩膀,小声与他道来,李景珑与众人谈过,一起看着鸿俊与陆许两人重逢后又是嘀嘀咕咕的,聊了许久,直到深夜时,李景珑将一切安排停当,方回房与鸿俊睡下。

“快结束了。”李景珑在后院洗过澡,穿着单衣短裤进来,朝鸿俊说,“又有什么心事?”

鸿俊低声答道:“没有。”

他想起陆许告诉他的经过,想起那个梦,那时他劝说陆许的,则是“来日方长”,至少你们命里不会注定分离,只要他在,你也在,未来总有机会。

他怔怔看着李景珑,伸手去抚摸他的侧脸,李景珑抓着他的手,低声说:“永思找到了不动明王六器中,其余五件的下落,大伙儿都商量好了,先是除去天魔,再让獬狱短暂地逍遥一阵,待我集齐六器,会解决掉它。”

“我们不会分开。”李景珑又认真道,“不管你在鲲神的法术里看见了什么,相信我,鸿俊,我什么时候答应了你没做到的?”

这句话出口,鸿俊仿佛又看见了一道光,确实如此,每一次,李景珑答应他的事最后都办到了。

“不过我有个条件。”李景珑坐上榻来,笑着朝鸿俊说。

鸿俊有点紧张,担心地问:“什么条件?”

李景珑搂着鸿俊,低头就要来亲,一本正经道:“昨夜没有‘那个’……一整天不曾亲热了。”

鸿俊笑道:“你要就来啊,不是才三天三夜了一次……”

李景珑认真道:“我反思了下,咱俩总是不定时,这样不好,你得答应我,以后每天都至少两次,按时,睡醒一次,睡前一次,中午若条件允许,也得一次……”

鸿俊抓狂道:“这不可能!”

李景珑一次就要将近一个时辰,鸿俊得累死,李景珑一边与他耳鬓厮磨,一边说:“那两天三次?”

“一天最多一次!”鸿俊说。

其实想想一天一次,鸿俊便忍不住吞口水。李景珑便道:“若错过了,可是要存的。”

鸿俊哭笑不得,说:“万一太累了就不成……”旋即被李景珑按在榻上。

“对了,赵子龙它……”

鸿俊想了想,开口道。

李景珑一怔,眉头皱了起来。

鸿俊只觉得李景珑与自己在一起后,刻意冷落了鲤鱼妖,希望执行任务时,尽量还是将它带上,李景珑简直对鸿俊突然开启的这话题莫名其妙,听了半晌,说:“媳妇,这是床上,我都硬得不行了,你现在跟我说一条鲤鱼?”

鸿俊哈哈笑,抱着他,李景珑便扯开两人衣服,不搭理他逗自己,直接压了上来。

黑夜里,莫日根一身戾气变得更重了。

他无声无息地潜入漆黑一片的兰陵琥珀,所有房间都熄了灯。陆许解开绷带为自己换药,起身时骤然看见房内角落里站着一个黑暗的人影,蓦地一震。

“我现在只要喊一声。”陆许在黑暗中说,“他们都会过来。”

“你不会喊。”莫日根的声音同样在黑暗里回应道。

陆许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感觉到莫日根正在缓慢靠近,但他没有退后。

“为什么?”陆许说。

“看看你身前。”莫日根道。

陆许低头,看见莫日根的箭簇,第七枚钉头箭在莫日根离开前去充当卧底前递给了他,被他穿上红绳,放在桌上。此刻它缓缓飘起,指向自己的喉咙。

“你喊不出来。”莫日根的声音带着危险的意味,说,“它会先割断你的喉咙。”

“你在我身上做了什么?”莫日根沉声道,“为什么会知道第二个目标是哥舒翰?”

“只是猜测。”陆许寻思片刻,而后说,“杨国忠与哥舒翰勾结,安禄山要动手,必然得除掉他。”

“那么你现在猜猜,第三个目标是谁?”莫日根说,“猜错的话,我就杀了你。”

“我。”陆许平静地答道。

莫日根在那黑暗里,良久没有说话。

“动手吧。”陆许闭上眼睛,说道。

他的全身都在发抖,只是安静等候着,过了很久很久,仿佛有一千年般漫长,又仿佛只有一刻钟,莫日根没有回答。

那枚箭头“当啷”一声,落在地上,陆许睁开双眼,房门洞开,一阵风吹了进来。

人去,无影无踪。

陆许的呼吸变得急促,几乎是不顾一切地冲出院内,飞身上了房顶,李景珑站在院中,说:“下来。”

陆许要追,李景珑声音却十分严厉,说道:“我说,下来!”

所有房间都亮起了灯,阿泰、裘永思、阿史那琼等人依次出来,注视陆许。鸿俊怔怔看着陆许,陆许一时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颇有点茫然。

“恭喜你,陆许。”鸿俊喃喃道,继而笑了起来。

“什……什么?”陆许不明所以。

“他没有告诉安禄山,你能侵入他梦里的事。”李景珑敞着外袍,漫不经心道,“否则现在蛊猿也会一起跟过来。”

“对。”陆许道,“可这代表什么?为什么恭喜我?”

众人都是笑了起来,李景珑做了个手势,大伙儿就散了,剩下一身白衣,站在廊下的鸿俊。

鸿俊上前去,示意他坐下,继而两人坐在廊下,鸿俊侧头靠近陆许些许,小声说:“他为什么连着被你捅了两刀,还隐瞒了这件事?而且没有朝你动手?”

陆许疑惑更甚。

“因为他喜欢上你了啊!”鸿俊说,“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可能?”

陆许:“……”

喜欢天宝伏妖录请大家收藏:(www.khshu.com)天宝伏妖录看好书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

猜你喜欢: 木樨皇上隆恩浩荡花开春暖还珠之凤凰重生猎户家的小娘子盘秦病娇毒妃狠绝色法医狂妃:我的面具小侯爷清初情缘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佛系少女不修仙旺夫小哑妻醉三千,篡心皇后穿越之天雷一部方大厨炸年糕施主,你馒头掉了田园闺事帝尊盛宠:偏爱千金大小姐皇上别闹妙偶天成大管家,小娘子既灵一品仵作药仙腹黑毒女神医相公
完本推荐: 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吞噬星空之黑龙传说全文阅读我靠美食养猫在仙界发家致富全文阅读深渊对峙全文阅读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锦衣不归卫全文阅读豪门顶级盛婚全文阅读[综]跟我告白的人精分了!全文阅读娇藏全文阅读主君驯龙指南全文阅读快穿系统:宝贝,你认错人了全文阅读人神全文阅读拣宝全文阅读[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全文阅读穿越之修仙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低调少奶奶全文阅读一剑霜寒全文阅读心瘾全文阅读药田种良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玉玺记冷宫娘娘有喜啦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婚后霸占娇妻我家爹娘超凶的汝赛星辰与昼光我的帝国无双千里夜行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撒娇福晋最好命盛宠之将门嫡妃我真不是学神重生之国民男神临渊行这个西游有点诡异楚氏赘婿大魔王娇养指南万道剑尊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明天下小阁老男神投喂指南大汉霸主重生嫡女悍妻武神皇庭猛卒琢玉觅仙道宋先生你又装病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手机版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移动版 - 看好书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