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好书小说网 >> 天宝伏妖录 >> 一室春光

“还得去昭陵看一眼。”程筱说:“对比犯案细节。”

阿泰望向李景珑,李景珑似在思考一件极难下结论之事,自言自语道:“这可就麻烦了……”

“居然不是他。”莫日根说。

“还不能下定论。”李景珑道:“但这么一来就复杂了,不是他……又是谁呢?”

“麻烦什么?”鸿俊脑子又有点不够用了,总觉得莫日根、阿泰与李景珑又达成了某种奇怪的共识,陆许则与自己完全在状况外。

“你们在说什么?”鸿俊见那气氛沉默,只有自己完全在状况外,忽然又有点黯然,哪怕自己与李景珑的关系已变得不一样了,却仿佛仍回到了他们都在保护他,什么都瞒着他的时候。

他细微的神情一发生变化,李景珑便马上察知,忙道:“鸿俊,其实是……”

“没关系。”鸿俊欲起身,说:“我给你们烧水泡茶。”

李景珑却拉着他的手臂,不让他离开,犹豫片刻,仿佛下定决心,说:“不告诉你,只是怕你烦恼。”

莫日根作了个笼子的手势,李景珑会意,点头,意思是鸿俊至少眼下,是不怎么怕獬狱了,让他知道也无妨。

“你说吧。”鸿俊道。

“这些日子里,我们一直在推断。”李景珑背靠案后一块木倚,皱眉道:“獬狱的巢穴,究竟在什么地方。它会不会像九尾狐一样,化作人,潜伏在长安城里?”

陆许认真道:“在敦煌时,我听獬狱说过好几次,长安城里九尾天狐已死,想必它就在长安附近。”

“我已与陆许详细核对过内情。”莫日根插口道:“只有这些讯息了。”

鸿俊这才知道,在自己未了解之处,他们竟是已经在推动与暗中调查。

“所以呢?”鸿俊说:“有什么结论?”

平日里鸿俊只要听结论就行,但这一次,就连李景珑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了。

外头脚步声响,李景珑马上警惕,听特兰朵对话,众人便松了口气,阿泰忙拉开帘子,说:“永思回来了!”

鸿俊笑了起来,裘永思一身风尘仆仆,挤进了雅间内,说:“哎可累死我了。嫂子,快来点儿茶!”

裘永思走了几天,鸿俊总觉得驱魔司里少了点什么,现在总算是人齐了。

“洛阳怎么样?”李景珑问道。

“先说你们的。”裘永思接过茶杯,连灌几大口,说:“聊完我再补充。”

“长安有个大麻烦。”李景珑道。

“不会吧。”裘永思叫苦道:“以为你们在这儿喝酒,合着查案呢。”

鲤鱼妖骑在盘膝而坐的鸿俊大腿上,说:“老二,继续说,你觉得獬狱在哪儿?”

李景珑道:“它就在长安,最大的可能,也许在兴庆宫,而且还有极大可能,在陛下身边。”

“啊?!”鸿俊惊讶道。

众人沉默,陆许一瞥李景珑,再看鸿俊。鸿俊便想起陆许曾经说过的李景珑的某种“天赋”。他总能从缺失的许多信息里,奇迹般地提出匪夷所思的猜想。

“为什么这么说?”鸿俊忍不住问。

莫日根说:“虽然这很离谱,但长史一提,我倒觉得很有可能。”

“獬狱对长安城的局势了若指掌。”李景珑喝了口茶,缓缓道:“有两个解释,一:耳目随时向他汇报。二:他就在长安城中。”

“结合上次九尾天狐死后,妖族四散的情况。至少有一段时间,城中已没有妖了。折损九尾狐后,獬狱必定得重新朝长安放一枚眼线,但九尾狐死后,我特地注意了城中情况,没有任何异常。”

“离开长安,前往凉州后再归来,我特地查过大理寺卷宗,也没有出现过异常。”

“鸿俊,青雄也告诉过你,妖王在长安。所以我据此猜测,獬狱一直没有离开过,它始终就在这儿。”

鸿俊:“……”

裘永思显然也是知道李景珑最开始猜测的,插口道:“我若是它,已经有九尾天狐打头阵了,想必潜伏在陛下身边并不难。”

李景珑点头道:“它极有可能就是朝中的某位大人。”

鸿俊说:“这不可能!”

鸿俊虽然不太了解大唐朝堂,却也跟着李景珑见过不少官员,如果说黑龙獬狱就潜伏在官员里,简直是相当恐怖了。

“我们没有明确的线索。”李景珑朝鸿俊说:“只有一个模糊的方向,獬狱一定会非常非常小心,事实上如果它露出了线索,才是不合理的。”

裘永思点头道:“对,一旦有明显得能让人顺藤摸瓜的痕迹,才是出了问题。”

“你想想。”阿泰说:“连虢国夫人都能替掉,再换个把官员,对獬狱来说有什么难处?”

鸿俊这么一想,倒是很有可能,李景珑又说:“事实上从虢国夫人伏诛的那天起,我隐隐约约就在怀疑。”

“会是谁?”鲤鱼妖道。

“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杨国忠。”李景珑道。

鸿俊不禁背脊生寒,颤声道:“不可能!”

他见过杨国忠许多次,每一次都不觉得他像个妖怪所变,裘永思说:“很有可能,獬狱这等大妖怪,变幻之术随心所欲,若寻常驱魔师能看出来,倒也不用混了。”

“可现在我又不觉得不大像。”李景珑皱眉道:“第二个怀疑对象,是高力士。”

“不像。”裘永思摇头道。

众人再次陷入沉默,鲤鱼妖说:“为什么是杨国忠呢?”

“因为九尾狐死的那天。”李景珑说:“杨国忠恰好不在长安。他去了范阳。獬狱若在长安城内,不会坐视咱们毁掉他的布置。”

“更合理的猜测是。”莫日根补充道:“咱们杀了九尾狐的狐子狐孙,九尾狐怀恨在心,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但有獬狱在,她不敢动手,獬狱也不会让她动手,毕竟他的目的,是复活天魔,不允许途中有任何变数。”

阿泰点头道:“所以杨国忠前脚一走,虢国夫人便朝咱们动手,本以为能顺利解决掉驱魔司,没想到反倒阴沟里翻了船。”

鸿俊唯有无语,经历了这么多事,他始终没有想到其中的弯弯绕绕。

陆许却提出了另一个问题:“他去范阳做什么呢?”

“这个就不在讨论范围内了。”李景珑道。

“不。”阿史那琼说:“这很重要,因为假设獬狱在长安布置好了一切,他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李景珑沉吟半晌,最后说:“他去查范阳节度使安禄山,看他是否在……”说着作了个你们都懂的表情,又道:“听过就忘了吧。”

“你又为什么觉得他不像呢?”鲤鱼妖又问。

“因为獬狱如果是杨国忠。”李景珑道:“他就不会自己给自己惹事,在皇陵里头折腾,给御史参他妹妹一本的机会。”

鸿俊想起大理寺黄庸的解释,看来朝中有不少人极不待见杨家,而皇陵闹鬼,恰好在贵妃寿辰前,有人就可借机说事儿,规劝李隆基。

推断又陷入了僵局中。

鸿俊自言自语道:“我倒是没想过……”

“獬狱化身的这个人,一定有至少一个特点。”裘永思说:“是板上钉钉,避不开的。”

众人望向裘永思。

裘永思说:“他一定曾经见过鸿俊。”

“正是。”李景珑说:“而且是在九尾天狐死后,鸿俊,你记得乌绮雨朝你说过什么吗?”

“那个话唠狐妖。”鸿俊努力回忆,说:“临死前说了这么多,我哪里记得?”

众人倒。

李景珑说:“在观星台上,她说‘我看到了……看到了……原来……是你呐……’”

“有么?”鸿俊自己都忘了。

“对!”鲤鱼妖马上喊道:“我也想起来了!还提到鸿俊爹娘……”

鸿俊震惊道:“赵子龙!你一直知道!”

鲤鱼妖慌忙捂住嘴巴,这下露馅了。李景珑却说:“别怪他,鸿俊。”

鸿俊倒是没有生气,只是责备地看了眼鲤鱼妖一眼,莫日根说道:“所以在观星台上,乌绮雨刚发现鸿俊体内有魔种……对不起,鸿俊。”

鸿俊摆手意思没关系,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我们假设你的身世也在那个时候,被少数人所知。”李景珑又说:“在你离开前,前往凉州时,獬狱就安排了一系列计划,目标是你。于是吩咐瘟神与雪女,还有陆许……”

陆许想了想,说:“正是,那天夜里,雪女让我出来,目的就是为了抓鸿俊。”

“结果未能得手,回来以后。”李景珑说:“他一定会忍不住,想再见你一面。”

“这倒不一定。”阿史那琼说:“万一它忍住了呢?”

李景珑摊手,说:“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乌绮雨死后,贵妃知道鸿俊身世,所以杨国忠一定也得知了详细过程。而杨国忠与虢国夫人同是贵妃的家人,这就很合理了。”

“回来以后咱们都见过谁?”鸿俊开始回忆,杨国忠、高力士、黄庸、跟着黄庸的卫士,太子李亨、李隆基……

“皇族关联江山与神州气运,永思说过,妖族碰了这块会遭天劫,最不可能。”李景珑说:“是以剔除。”

“高力士、杨国忠、黄庸。”莫日根说:“这三人最有可能。去过几次大理寺,我觉得黄庸也可以排除,实在不像,剩高力士与杨国忠。”

裘永思说:“我觉得一来黑蛟不会假扮成一个太监。二来高力士从幼年就已入宫,期间还帮助陛下平叛诛去太平公主,以獬狱之能,若有心当可扶持个懦弱无能的皇帝,不会找如今陛下。三来,总感觉时间对不上。我祖父四十年前就来过长安,为了寻找黑蛟下落,始终没有发现。”

鲤鱼妖说:“可是重明大人曾经与黑蛟大战过,双方都带了伤,若是把黑蛟的‘那个’给烧了,变成太监也是有可能的。”

众人:“……”

“时间对不上。”李景珑咬牙切齿,说:“别抬杠行吗?”

“最有可能的,就是杨国忠。”李景珑说。

“你漏了一个人。”阿史那琼说。

李景珑沉吟片刻,说:“不会是她。”

“谁?”鸿俊问。

“贵妃。”莫日根道。

阿史那琼未知鸿俊家与杨玉环的往事,当年孔宣更亲自给贵妃治病,也可以排除。

鸿俊越想越是起鸡皮疙瘩,被李景珑这么一说,他也开始疑神疑鬼,总觉得杨国忠有很大的嫌疑——与虢国夫人勾结,取代了原身体的主人,再埋伏在皇帝身边。

“獬狱养的心魔还有几个?”李景珑忽然朝陆许问。

陆许摇摇头,莫日根却接话道:“敦煌那次初显端倪,他用自己的其中一魂,吸收魔气,取代未曾找到下落的魔种。放在了陆许身上,但辛辛苦苦,利用噩梦搜集的魔气,反而被鸿俊吸走了,一魂也随之逃了回来。”

鸿俊点了点头。

“昨夜在帝陵里所见。”陆许喃喃道:“应当就是另一个。”

“最多能化出几个心魔?”李景珑问。

莫日根举起三根手指。

鸿俊说:“还有两个……可他把三魂七魄放出去,不会死掉么?”

“所以他应该时刻保留至少一魂在身上。”莫日根又说:“也许有着什么法术,能让三魂虽然不在同一个地方,却看起来与常人无异。”

鲤鱼妖说:“修炼到这个级别,妖魂的力量本来就变得十分强大。和陆许这等历经投胎后被削弱的不一样,只有一魂七魄,顶多就是打架弱点儿,平时应当不受影响才是。”

李景珑说:“现在告诉你了,但你得避免再见杨国忠,否则你一迟疑,眼神就会……呃……”

李景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鸿俊这才明白过来,有点沮丧,却知道李景珑的用意,不告诉他,只是怕他在杨国忠面前露馅。兴许会让他们的计划失败。

“查案吧。”莫日根说:“应该会慢慢有结果。”

“这像是一个陷阱。”李景珑喃喃道:“太不寻常了。”

“很合理。”阿泰沉吟,而后道:“先是趁着咱们都不在城里时,将鸿俊与陆许骗过去。”

鸿俊道:“可杨相也不曾授意黄大人。而且怎么会那么凑巧,刚好只有我们俩在家里呢?”

“对啊。”李景珑扬眉,说:“按常规推断,昨天只是你误打误撞,在昭陵里碰上了獬狱。很合理吧?咱们回来了,于是獬狱便制造出一起事件,将大伙儿引了过去,想趁机……我也不知道他想趁机做什么,总之朝你下手就对了。”

阿泰似乎颇为头疼,说:“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正是因为它太合理了。”莫日根说:“一名蛰伏了这么久的妖王,有可能用这么蠢的手段吗?”

阿史那琼朝李景珑说:“它现在最忌惮的就是你,换了是我,得先将你给铲了,才好慢慢做其他。”

李景珑点了点头,并未答话,喃喃道:“所以我以为一回来,獬狱会马上对付的人是我。”

“听听我的发现?”裘永思道:“洛阳这趟,查出了一点小动静。”

众人便开始洗耳恭听。

裘永思几乎是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前往洛阳,查那桩最近的食髓案,发现是一只修炼成妖的猱,当然,以裘永思道行,对付个把猱妖还是不在话下的。庆幸的是,那猱妖并不太狰狞,裘永思战战兢兢先将它封了,再让它受了一轮五雷轰顶。

这正是李景珑的用意——必须让裘永思自己去对付妖怪。

原本裘永思要让它神魂俱灭,犯下此等大恶,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不再给。但猱妖苦苦哀求,最后出卖了妖王獬狱踪迹:果然就在长安。

“记得你们在敦煌抓住的沙蛇不?”裘永思说。

这么一提醒,大伙儿都想起来了。

李景珑却道:“沙蛇被我派去办事了。”

“办什么事?”

连莫日根等人也不知道了,李景珑漫不经心地喝茶,说:“将一个破绽送到獬狱手里,让他掉以轻心,提前暴露身份,动手对付我。没关系,继续说。”

“这厮与沙蛇,曾经都不是中原地区的妖怪。”裘永思说:“獬狱为了复活天魔,将一批原本在西凉、南诏的妖召集到了中原。”

“我不明白。”鸿俊有点不安地说:“獬狱究竟是想‘复活天魔’,还是‘变成天魔’?”

“这就是我查出的底细。”裘永思说:“獬狱苦寻魔种多年不得,于是使用自己的三魂作材料,制造出原本天魔种的替代品,三个心魔。其中若有一魂能成事儿,它就将三魂一同收回,同样的,它便拥有了人间最强的力量。”

“一只猱妖,能听见这么重要的内情?”李景珑眉头拧了起来,说:“该不会又是陷阱罢。”

阿史那琼说:“怎么跟着长史,总觉得什么都疑神疑鬼的,你们汉人肚子里坏水真多。”

“要叫侯爷。”李景珑说:“汉人发你俸禄,帮你复国,俸禄还要不要了?你在我这儿还是临时工呢。”

阿史那琼忙告罪。

裘永思说:“这只猱,它曾经的活儿是帮獬狱四个手下其中的一个,采集新鲜的……呃……反正是办事吧。”说着看了鸿俊与陆许一眼。

陆许说:“抓……人吃吗?”

鸿俊闻言只觉心里十分不舒服,毕竟他也有一半血统是妖,妖怪竟是如此残忍,说:“哪天要是重明当了妖王,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别再吃人杀人了。”

鲤鱼妖说:“人还不是常吃蟹黄乳猪烤童子鸡什么的。这个没办法的啦,总不能大伙儿都吃素吧。”

众人:“……”

裘永思说:“哪天咱们家鸿俊当了妖王,就靠你了。”

鸿俊哭笑不得,李景珑却说:“生而为人,我的同族也常常作恶,鸿俊,你恨我不?”

“当然不。”鸿俊说。

“所以我们也不恨你。”阿泰笑道:“你看长史,不,侯爷都爱死你了。”

李景珑咳了声,鸿俊顿时尴尬起来,裘永思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诧异看了两人一眼,再看阿泰,眼里带着询问,意思是成了?

“好了好了。”李景珑打断道:“继续说,四名手下,而后呢?”

“他们在调集所有的妖怪。”裘永思说:“避开了长安,朝北方集合。”

“北方?”李景珑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又问:“有多北?”

裘永思缓缓摇头,说:“长安城内,妖王亲自镇守,还有四只大妖怪,数月前正在前来长安的路上,现在想必已经到了。”

鸿俊一凛,阿泰说:“一下来了四只?没发现啊。”

“与雪女瘟神比如何?”李景珑道。

“不清楚。”裘永思喃喃道:“妖族里头论资排辈,我是当真不知。”

鸿俊则更不知道了,当即望向鲤鱼妖,鲤鱼妖说:“这么说起来太费事了,回头我给你们画张图罢。”

李景珑说:“这四只都是什么妖?”

裘永思说:“原型尚不清楚,但名字分别叫‘酒’‘色’‘财’‘气’。这是最后的内容,没了。”

“准备出发。”李景珑当即道:“大伙儿分头行动,我大概有想法了。”

一场雨后,三月阳光灿烂,李景珑出得酒肆来,众人分了两队,莫日根、陆许与裘永思、阿泰依旧往昭陵去,李景珑则与鸿俊、阿史那琼往乾陵,说毕更叫过阿泰,低声吩咐一番。

裘永思刚回长安还未喘息片刻便执意要跟着,李景珑便不勉强,说道:“大伙儿辛苦些,事儿完了以后好好玩一场。”

“你还欠大伙儿一场啊。”裘永思扔给李景珑一件东西,李景珑抬手接了,说:“忘不了,出发!”

于是众人如同踏青般,纷纷上马,各出长安城去。

鸿俊本以为李景珑会与自己单独行动,没想到却带上了阿史那琼,自己尚是首次与阿史那琼一起出任务,不由得对他充满好奇心。

先前两人唯一联手,乃是对付跑得飞快的陆许,回来后阿史那琼似乎受到了阿泰的警告,便不常来招惹鸿俊。这时他对阿史那琼则充满了好奇,而李景珑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模样。

乾陵位于长安正北面梁山,距离皇城甚近,此处与昭陵不同,自中宗李显以后,李隆基对武曌憎恶明显,只派了五十人在此处卫陵。昨夜闹鬼死了一半,顿时所有人惊惶不已,只想尽快逃回长安。奈何六军下了死命令,谁敢逃就砍谁的脑袋,饶是如此,乾陵入口千步内仍无人敢靠近。

守陵卫原归六军统管,久而久之,渐成独立编制,既不打仗也不随天子出行,便转到礼部,唯每年天子带领百官祭祀时方装模作样的忙个几回,这年头连当兵都不一定出外打仗,谁能想到守个陵能把小命也给送掉?

李景珑抵达时,众陵卫已是一副大难临头,瑟瑟发抖的模样,既不让跑,又不敢靠近,陵墓前校场上躺着二十五具以白布蒙着的尸体,一名大理寺丞与案员˙正看着。

“驱魔司的人来了!”

“李景珑!是李景珑!”

陵卫握佛珠的握佛珠,磨玉的磨玉,烧香的烧香,一见李景珑,马上如同见了救星,恨不得马上将李景珑塞到墓里去。满长安城从来便喜欢嘲他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信什么鬼神之说,现在一见他,反而生出了由衷崇拜。未觉恐惧之时,素来不信这个邪,一旦信了,李景珑所行便成了正业,抓鬼还俨然成了一门手艺活。

“雅丹侯。”

大理寺丞亲自迎了出来,朝李景珑行礼,又朝鸿俊与阿史那琼一抱拳。

“程……程……”鸿俊想起黄庸所言。

“程筱。”那少年人寺丞答道。

程筱不过十七八岁,看那模样,竟只比鸿俊大了少许,一副稚嫩少年郎打扮,虽也是明朗少年,较之鸿俊,在气质上却被顷刻间比了下去。

“哟,你来大理寺了?”李景珑随口道。

鸿俊见两人打招呼,居然还认得,李景珑又朝鸿俊说:“程筱从前在神武军,乃是心细如发的神探。”

“不敢。” 程筱笑着说:“还未恭喜长史封侯。”

十八岁能当上寺丞,想必颇有点儿本领,鸿俊想起那日黄庸通知他们时,也谈到了程筱进过昭陵,只是自己与陆许匆匆进,匆匆出,双方并未遇上。

是吧,大家都很聪明,只有我笨——鸿俊心想,曾经的秦伍,现在的程筱,这些少年人,似乎都与李景珑很熟嘛。

阿史那琼感觉到了,朝鸿俊挤挤眼,鸿俊心道你们这些人怎么一个两个都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只得假装没看见。

“说情况吧。”李景珑道。

“十三日夜。”程筱认真道:“昭陵当值陵卫一队五人,巡夜时据说被厉鬼所杀……”

鸿俊走到尸体前,一排排尸体尚未收敛,从昨夜摆到现在,令陵前校场上阴风阵阵。

“……当夜疯了一个,死了四个。我与衙役到昭陵勘察,发现血迹。延续到昭陵大门,便被断龙石阻住,可想而知,当时断龙石是开启的。”

鸿俊心想和我查出来的差不多。

“可是断龙石上有一滩血。”鸿俊说:“是撞上去的?”

程筱与李景珑朝鸿俊望来,程筱说:“推断是有一个人,逃跑时撞上了断龙石,脖子被折断成两半,喷得满地是血,再是断龙石打开,被拖了进去。”

鸿俊单膝跪地,揭开蒙着尸体的白布,一阵极其恶心的气味扑鼻而来,差点就让鸿俊吐了。

“我们升起断龙石后,在墓室正中央发现了一具尸体。”

“吓疯的人呢?”李景珑问。

“死了。”程筱说:“被吓死的,根据现场线索还原,我猜测,是那疯子与一名同伴听见异响,于是两人入内查勘,两人同时逃出。一人被截颈而死,另一人被吓疯……”

阿史那琼听了个开头,便猜到后面:“后来妖怪追出,将另外三人一齐杀了,再将疯子抓了进去。”

“妖怪……好吧。”程筱答道:“也许如此。”

“你去查探时,在墓室里发现了什么?”李景珑问道。

“什么也没有。”程筱答道:“仅那疯子尸体。”

李景珑与鸿俊对视一眼,鸿俊察觉异常,什么都没有?不是明明有獬狱么?程筱进去以后墓室是空的,他带出尸体,再关上了门,离开墓室。最终自己走了进去,却与陆许在其中发现了獬狱?!

鸿俊要开口问,李景珑却一个眼神制止住。

“这儿的情况则是,我比你们先到一个时辰,天刚亮时出的大理寺,匆忙就过来了。”

鸿俊见尸体满脸黑紫,如中了某种奇怪的毒,闻之欲呕,阿史那琼则躬身蹲在他身边,掏出飞刀,轻轻戳在了那尸体上。

鸿俊皱眉,阿史那琼却摆手示意不妨,随手递给他一个香囊。李景珑马上注意到了,说:“鸿俊,你来我这。”

鸿俊应了声,却不过去,跟着阿史那琼查过二十五具尸体,程筱又说:“昨夜这二十五人全部在场,身上却没有伤,像中了某种奇毒……不用检测了,我已用过银针,测不出来。”

“银针只能用来测最常见的鸠砒。”鸿俊说:“有些花草,毒死人以后查不出的。”

“不是寻常□□。”阿史那琼说。

李景珑道:“所以,墓里没有异常,也没有开过门。”

“没有。”程筱沉吟道:“较之昭陵更为棘手,我们没有目击者。”

昭陵出事后,余下诸陵通通加派了人手,现在想必消息已经传出去了。

“还得去昭陵看一眼。”程筱说:“对比犯案细节。”

喜欢天宝伏妖录请大家收藏:(www.khshu.com)天宝伏妖录看好书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

猜你喜欢: 腹黑毒女神医相公宠妻之路魅王毒后盘秦锦桐凤平调丞相的病弱娇妻庶香门第施主,你馒头掉了有女不凡娘娘她总是不上进一品仵作化身为玉游龙随月花开春暖卦妃天下娇不可攀妙偶天成综琼瑶—善气迎人掌柜攻略皇上隆恩浩荡闺色生香帝尊盛宠:偏爱千金大小姐浪淘沙炸年糕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
完本推荐: 凤策长安全文阅读篡唐全文阅读凰凌九霄:神后倾天下全文阅读她是神全文阅读戏精女王全文阅读宝莲同人逍遥游全文阅读思念成城(上)全文阅读[综]跟我告白的人精分了!全文阅读材料帝国全文阅读低调少奶奶全文阅读天劫医生全文阅读飘洋过海中国船全文阅读一厘米的阳光全文阅读[网游]帮主夫人的野望全文阅读星卡大师(重生)全文阅读法医星妻太妖娆全文阅读少将修真日常全文阅读南城全文阅读海怪联盟全文阅读秒秒的咖啡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仙剑1开始无敌武炼巅峰重生之国民男神道祖,我来自地球千里夜行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千金重生:我就是豪门旱魃神探盛宠之将门嫡妃农门娇俏小厨娘神秘总裁宠妻忙穿去史前搞基建药门仙医觅仙道千金律师星光闪耀临渊行重生后死对头竟然想娶我山河盛宴玉玺记万古神帝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霸总他又被离婚了金凤华庭异界铁血商途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学都市剑说卡牌密室(重生)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数风流人物武神皇庭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手机版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移动版 - 看好书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