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好书小说网 >> 天宝伏妖录 >> 尘封记忆

小鸿俊身周散发出强烈的魔气,少年时的李景珑拖着血,在砖石路上努力地爬向他,伸出一只手,漫无目的地抓向小鸿俊。

小鸿俊舒展双手,抬起头,望向深邃无边无际的暗夜,天地脉中,万千黑气旋转,朝他的胸膛中央汇聚,而在他的身后,仿佛将有一只巨大的怪物,正欲挣脱他的身躯,破茧而出!

孔宣飞来,在半空中一个旋身,藏青色长袍铺天盖地,化作战裙内衬,全身铠甲一闪,修长健硕上身赤|裸,覆满金碧二色麟铠,耳畔刷然射出孔雀纹样飞羽盔。

“生者如过客,逝者为归人……”

另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苍空那边响起,黑蛟于云层中翻滚,接上了孔宣的封魔咒文:“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

“封!”孔宣怒喝一声,祭起孔雀大明王法印,左手持五色神光,右手仗斩仙陌刀并合,朝鸿俊当头压下!

天魔脱缚,鸿俊竟是丝毫不怕孔雀大明王,全身被黑火笼罩,发出一声嘶吼。

火焰冲击,孔宣迸出满身金血,拼着身受重伤,将小鸿俊身上的魔气压了回去!

“和光同尘……收!”

黑蛟獬狱在空中翻飞,化作杨国忠身形,将那黑火一收,魔气顿时源源不绝,被杨国忠吸走。小鸿俊身在半空,身体后仰,如同一枚夜幕下爆发出强大能量的彗星,射出千万缕黑火,缠绕着卷向杨国忠。孔宣则手中焕发出孔雀大明王咒,不住接近鸿俊,猛地一下按在儿子额头上。

魔气瞬间涣散,黑火消失,孔宣猛地抱住了坠落的鸿俊。

李景珑已彻底愣了,他看看杨国忠,再看孔宣。杨国忠冷笑一声,祭出一个金龙环绕的沙漏,轻轻一抖。

整个长安城中,天魔脱离束缚刹那被破坏的房屋,砖石全部归位,如时光回溯般奇妙。

李景珑踉踉跄跄,走向孔宣,孔宣没有责备他,只看了杨国忠一眼,点了点头,示意李景珑跟自己来。

“你能走不?”孔宣朝李景珑问。

“可以。”

“坚持一会儿。”

“绸星他……”

“他没事,别、别哭。”

“孔大夫……你的血怎么是……”

“别问了。”

那一夜,贾毓泽与孔宣始终在低声而快速地交谈,李景珑服过药,守在昏迷不醒的小鸿俊榻畔。孔宣并未进来打扰他们,直到天亮时,贾毓泽叹了口气,入得房内,见李景珑趴在榻边睡熟了,还牵着小鸿俊的一手,不禁泫然。

早饭时,小鸿俊未醒,孔宣好言安慰了一番,告知儿子不会有事,李景珑方勉强点头,与孔宣、贾毓泽一同用早饭。贾毓泽看着李景珑,叹了口气,说:“平日你俩喜欢在一处,我又如何不知道?星儿从小便寂寞,这些时日里,也多得你不嫌弃。”

李景珑起初感觉到,孔家似乎挺穷,然而认真看来,却又不像寻常穷人之家,虽清贫,却没有半点困顿。

“你们是神仙吗?”李景珑问。

贾毓泽一瞥孔宣,孔宣没有回答。

“绸星也是吗?”李景珑道,“他说,他的身体里有只妖怪,是不是就是这样?”

“少情、寡欲。”贾毓泽说,“李景珑,你不能让他心潮起伏,绸星须得无欲无求,方能克制心中天魔……”

孔宣叹了口气,说:“景珑,原本我只需封住你记忆,便可一了百了,可对星儿来说不一样,你忘得了他,他忘不了你,麻烦你帮我一个忙,孔宣不敢即忘你相助之恩。”

李景珑睁大了双眼。

“无欲无求。”鸿俊朝陆许说。

“有欲有求,便有苦痛。”陆许解释道,“你的天魔种自诞生之后,便在不停地吸收天地间的戾气,小时越是孤寂悲伤,吸收戾气的速度就越快。”

鸿俊则答道:“那……后面发生何事,让我身上的魔气都散了?”

陆许想了想,朝鸿俊道:“魔气虽散,却并非真正的消失。”

鸿俊一点头,说:“它们都被獬狱吸走了。”

陆许“嗯”了声,又说:“魔种对天地戾气有着自动的吸引作用,如百川入海……獬狱觊觎的,乃是你身上的魔气。”

“这究竟有什么用?”鸿俊沉吟道。

“那是法力。”陆许说,“是修为,你没发现么?那时你方七岁,便已能释放出如此强大的威力,被吸入体内的魔气硬生生让你具有了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修为……”

鸿俊明白了。

“我爹说过。”鸿俊说,“修为一旦到了某个层次,就会产生变化,也即飞升。”

陆许说:“獬狱修炼了两千年,始终无法成龙,他需要更大的力量,才能冲破那层壁障……”

数日后,小鸿俊终于好了,可当夜的事几乎不记得了,记忆里最后一幕,乃是李景珑为了保护自己被一群人围着揍。

李景珑也不去私塾了,终日留在家里,这日小鸿俊醒来,被贾毓泽责备一番,他们与李景珑串好口供,只告诉他,那夜他被打昏,李景珑护着他回来了,又令小鸿俊带着跌打伤药,过去探视李景珑,免得儿子胡思乱想,再生枝节。

“你痛吗?”小鸿俊一边给李景珑背脊上药,一边心疼道。

少年时的李景珑脱得赤条条的,只穿一条衬裤,背上伤痕累累,小鸿俊正给他上药,李景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侧头看着鸿俊。

“我为你挨了多少打。”李景珑笑着说道,“你快亲哥哥一下。”

小鸿俊便放下伤药,抱着他的脖颈,凑上前去亲了下。

李景珑:“……”

李景珑瞬间满脸通红,小鸿俊亲过后倒是一副寻常模样,又低头用勺子刮药,让李景珑转过身,露出瘦瘦的背脊。

李景珑顿时睁大双眼,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你好瘦。”小鸿俊说,“比我爹瘦。”

“哪!”李景珑马上反驳道,“我壮得很呢,你看?我一个打了六个,对方还有棍子。”

李景珑侧身,将胳膊抻了抻与他看,小鸿俊便“嗯”“嗯”地点头,给他胳膊上涂了些药。李景珑的视线沿着自己手臂落到小鸿俊脸上,与他对视。

小鸿俊:“?”

两人都坐在榻上,李景珑便侧着头,轻轻地凑上前,小鸿俊看着李景珑靠近,手里拿着药碗,便也茫然地主动凑过去。

李景珑正有点想亲时,突然想起了什么,当即避开他,别过头,摸摸腰后,说:“这儿。”

涂完以后,李景珑便催促小鸿俊回去,小鸿俊只是赖着不想走,李景珑那身板,已有少年郎的肌肉轮廓。

“回去陪你娘。”李景珑认真道。

“你明儿又去学塾,我就见不到你了。”

“我不念书了。”李景珑说:“改天我当兵去。”

从那天起,李景珑居然也真的不再去学塾了,每天只在家里陪着鸿俊。入冬李父回来一趟,回家后便开始酗酒,在孔宣提议下,两家还凑一起,过了个年。

那一年冬季,长安下起了百年不遇的大雪,绵绵软软,洒在大地上,屋檐、后院,尽铺满一层雪花。孔宣与李父在厅堂内喝茶闲话,小鸿俊与少年时的李景珑则围在贾毓泽身边包饺子,李景珑还在说笑话,逗得贾毓泽不住笑。

“鸿俊?”陆许感觉到周围的空间再次起了波动。

鸿俊几乎无法控制自己,此刻他只想回到过去,不计代价地回到那一年的冬天,父母都在,李景珑也在。

“我想回去。”鸿俊说,“陆许,让我回去。”

他记得上一次进入梦境,意识就在自己的身上,而现如今,在陆许的力量下,他才得以脱离过去的身躯。

陆许说:“美梦就像甘酿,可以喝,但别喝多。”

鸿俊转头望向陆许,陆许便点了点头,放开鸿俊,鸿俊倏然化作白光,投进了梦中自己小小的身体。

“这是你的梦,不是过去。”陆许的声音在鸿俊耳畔响起,“不要想着改变一切,也别总惦记着是个梦,否则很快就会醒。”

小鸿俊站在母亲身畔,见贾毓泽被李景珑逗得不住笑,那甜美的笑容令他涌起一股难以遏制的亲切感,只想扑上去,把母亲紧紧抱着。

贾毓泽见他出神,便随手抹了小鸿俊一脸面粉,小鸿俊顿时大叫,贾毓泽则看儿子好笑。

“妈!”小鸿俊生气地大喊道。

李景珑笑着去找毛巾给小鸿俊擦脸,贾毓泽又随手捏了下小鸿俊的脸,低头亲了他一下,把他搂到身边,小鸿俊便环住她的腰,把她搂着。

陆许放开了鸿俊的手,睁开双眼,从梦里醒来,蓦然见莫日根与李景珑两人面无表情地在榻畔看着。

陆许怀疑地打量二人,李景珑道:“你在给他看什么?”

“真没什么。”陆许道。

李景珑坐上榻去,此刻鸿俊正在熟睡之中,睡容现出稚嫩,嘴角微微翘着,仿佛沉浸在一个美梦里。李景珑伸出手,抚摸他的额头。陆许忙道:“别把他叫醒了,当心揍你。”

李景珑说:“送我进去。”

陆许:“不行,你必须也在他的梦里,才能进去。”

“你又知道他没有梦见我?”李景珑打量陆许,笑道。

李景珑聪明得很,一见陆许欲言又止,便猜到这梦与自己有关。陆许无计,只得指指鸿俊的手,李景珑便牵起鸿俊的手,在一旁躺下,陆许做了个手势,按在李景珑胸膛上。白鹿之力散发,激起心灯的温和光芒,浸润了李景珑与鸿俊的全身。

年夜,吃过饺子,李景珑便睡在孔家,俩小孩在榻上,小声说了会儿话,李景珑便握着鸿俊的手,并肩躺着,小鸿俊转过身,抱着李景珑,问:“当兵是什么?”

李景珑蓦然睁大双眼,这一刻,他的意识进了鸿俊的梦里。

“当兵就是……”李景珑侧头,惊讶地打量小时的鸿俊,再看四周,心想这是哪儿?

小鸿俊玩了一整天,很困,很快就睡着了。李景珑低头看看怀里的他,唇红齿白,简直比长大后还要好看,而就在此时,脚步声响,孔宣走了进来,李景珑马上闭了双眼,孔宣把两个红封儿轻轻地放在俩小孩的枕头底下,低头看着李景珑。

紧接着,孔宣做了个奇特的手势,仿佛在施展法术。旋即以剑指轻轻一送,一个法术符纹脱手,“嗡”一声飞向李景珑,浸入他的心脏。

李父已走了,不片刻,李景珑蹑手蹑脚地起身,发现自己回到了小时候,案上放着过年穿的新衣服,两身。他穿了一身,走出鸿俊家房外,再看四周。

这是一个他记忆中从未存在的过去!

怎么回事?李景珑彻底震惊了,是鸿俊的梦不错,可为什么梦里有小时候的自己?他知道我小时候的模样么?他来到院前,雪已停,环顾四周,陡然看见了隔壁院子里的香樟树,震惊至极,一时间他甚至分不清,这是他的梦,还是鸿俊的梦。

前厅传来交谈声,孔宣将喝醉的李父送出门外,正要回转时,却似乎发现了巷中的什么人。

“进来坐坐罢。”孔宣的声音道。

杨国忠与孔宣联袂入孔家,贾毓泽收了桌子,一瞥杨国忠,似乎对他十分忌惮,出外时,轻轻带上了门。贾毓泽端着盘子离开后,李景珑轻轻地从一旁过来,躲在廊下,眼望贾毓泽离开背影,再往门中张望。

“考虑清楚了没有?”杨国忠沉声道,“这是救他的唯一办法。”

“救了他。”孔宣道,“却就此毁了天下。”

杨国忠沉声道:“有光,便该有影;有善,也必将有恶。有升平繁华,也定将有魔卷土重来的一天,天地戾气因众生而生,也将还予众生,这是神州宿命中的劫数,为何又这么想不开?”

说着,杨国忠竟是沿着门缝,稍稍侧头,望向门外的李景珑,别有用心地一瞥。

李景珑蓦然一震,下意识就想躲避,然而想到这却是鸿俊的梦境,并非真实,鸿俊梦中的杨国忠,怎么会看到自己?莫非在那场梦里,来到此处窥探的,是另一个人?

“世间戾气,已有三成在他身上,余下七成,我正在抓紧时间搜集。”杨国忠饮了口茶,说,“将他交到我手中,不到十年,魔气可除。届时你再出手封住天魔,当可保全你儿子性命。”

孔宣道:“那么你呢?”

杨国忠微微一笑。

“你欲救星儿性命,不过是为了成全你自己。”孔宣冷冷道,“魔气尽归于你身,来日你将更肆无忌惮,獬狱,世间还有谁能治得了你?”

“魔气渗于我魂中更危险,还是被吸入你儿子体内更危险?我已近得道成龙,想来还是能控制住的。换作绸星成了魔,将更不可控,你可得想清楚。”

孔宣沉声道:“绸星哪天若化身天魔,我自然将亲手了结掉他,了结我犯下的错误。”

“那么你可得尽快动手。”杨国忠想了想,又认真说,“被天魔种所吸摄的魔气,若达到六成,恐怕连你也不再是对手。”

孔宣道:“鲲神正为我搜集北冥日月之力,重铸被毁去的心灯。”

“你用不了心灯。”杨国忠道,“那不属于妖族。”

“总有人能继承它。”孔宣沉声道。

“陈家?”杨国忠嘲笑道,“陈子昂的后人若能继承,心灯想必也不会被毁……”

刹那时间止住,周遭仿佛产生了一阵不易察觉的波动,孔宣的动作与杨国忠的动作俱凝固,李景珑马上后退半步,意识到这梦境的主人来了。

果然,小鸿俊站在廊下,诧异地打量李景珑。

喜欢天宝伏妖录请大家收藏:(www.khshu.com)天宝伏妖录看好书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

猜你喜欢: 腹黑毒女神医相公独霸王妃皇上别闹嫡狂之最强医妃重生之妻力无穷田园闺事还珠之凤凰重生锦衾灿兮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桃李满宫堂佛系少女不修仙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乘鸾闺色生香大管家,小娘子妙偶天成嫡女煞妃厨妃之王爷请纳妾旺夫小哑妻炸年糕掌柜攻略穿书修真万人迷卦妃天下锦绣农门小医妃国相爷神算娇不可攀
完本推荐: [网游]一毛买你闭嘴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青云上全文阅读挚友全文阅读豪门顶级盛婚全文阅读请魅惑这个NPC全文阅读掌御星辰全文阅读掌珠全文阅读名门千金狠大牌全文阅读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全文阅读花开春暖全文阅读间谍的战争全文阅读[综]跟我告白的人精分了!全文阅读[重生星际]地产农林大亨全文阅读神鉴全文阅读宦官的忠犬宣言全文阅读重生未来之一诺千金全文阅读篡唐全文阅读一厘米的阳光全文阅读密室困游鱼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嫁偶天成舒尔历险记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撒娇福晋最好命重生后死对头竟然想娶我都市剑说宋先生你又装病一品容华攻略小社会冷宫娘娘有喜啦一妃虽晚不须嗟超神制卡师我的帝国无双重生之国民男神万族之劫仙师无敌君子遐福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超感应假说穹顶之上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三界红包群叶安千金重生:我就是豪门西凉董魔王从1983开始魔临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玉玺记猛卒

天宝伏妖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宝伏妖录txt下载手机版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天宝伏妖录 看好书小说网移动版 - 看好书小说网手机站